究竟是谁在绑架老环卫工的情感?

年轻人,少放点鞭炮,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!

4日晚上在微博上看到一张图片,一对大伯大妈,穿着环卫工橙色工作服,手持一块裁剪成心形的“心愿卡”,对着镜头。纸板上写着:“年轻人,少放点鞭炮,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!谢谢体谅!”这张图片后来又在微信上传开了。

早点回家过年的心愿,当然应该得到理解、同情。但是,更值得同情的是:这么大年纪了,还在从事很辛苦、报酬很低的环卫工作。他们为什么只是希望能早点回家过年?为什么他们没有表达这样的心愿——可以在家颐养天年,等待在外工作的子女回家团聚?他们没有这样的心愿?还是不敢、或想不到自己还可以有这样的心愿?

只是不知,这样的“心愿卡”,究竟是大伯大妈的原创,还是别人硬塞给他们的思想。本来,过年放鞭炮,是古老的习俗,好像很难打情感分。但是,如果影响了环卫工回家过年,“放鞭炮”就有了负面色彩,但又不能打击一大片时,选择“年轻人”作为劝告对象,就有了文化优势——中国人有尊老的传统,放鞭炮影响了环卫工回家过年,你于心何忍?人家都那么大年纪了,你不该体谅一点?这时,“年轻人”还能说什么呢?

年轻人”是放鞭炮的,不是制造鞭炮的。如果真是放鞭炮影响了环卫工回家过年,控制鞭炮的产量和销售就是了,直接从源头上解决问题,要比劝告“年轻人”效果要好得多。但是,环卫工人会去找鞭炮生产厂家交涉吗?估计他们想都不会这样想。即使想到了,他们凭什么跟鞭炮厂家说话?他们有这个底气吗?人家会理睬他们吗?有必要理睬他们吗?你什么时候回家过年,跟我有什么关系?有些地方还指望鞭炮产业提供就业岗位,贡献GDP,放鞭炮跟环卫工回家过年的关系,根本不可能进入决策者的考虑范围。于是,无姓无名,没有特定对象的“年轻人”被挑选出来作为环卫工的反面,环卫工真正的困境,就被“年轻人”遮挡了。

“年轻人”其实是个符号,用来跟环卫工形成对立。“心愿卡”照片上的环卫工,其实也是一个符号,被赋予了正面的意义。把人符号化,就把某种正义绝对化、抽象化了,结果是遮蔽了相关人群面临的现实问题。

内蒙古热线官方微信帐号

扫描二维码收听内蒙古热线微信号,了解更多内蒙古新闻!

点击排行
热点推荐
新闻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