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人家不顺眼就打人?人权在哪里

哈尔滨殴打流浪汉的两名施暴者手段非常残忍:事发当晚,流浪汉李永武在一家银行的ATM机房熟睡。晚上9点30分,他俩走进ATM机房。其中一名黑衣男直接抡着啤酒瓶就朝着李永武面部砸去,由于用力过猛,施暴男子的啤酒瓶两度脱落。在猛踹李永武数脚后,施暴黑衣男走出ATM机房,并在屋外的玻璃门处观察。整个过程持续1分30秒。

随后,这两名男子9点32分又进入ATM机房。两人将一破纸袋套在李永武的头部,一人用啤酒瓶继续砸李永武头部,另一人则用脚猛踹李永武上身,两名施暴男子9点33分才饶过李永武,殴打的时间只有不到3分钟。但当公安民警赶到时,李永武头上在冒血,脸上、身上、旁边的衣服、被子都被鲜血染红,李永武的伤情为“闭合性颅脑损伤,左右前额各有4厘米伤口,颅内少量出血”。可见,这两个人殴打李志武时有多么疯狂。

虽然目前仍然缺乏流浪乞讨人员的生命安全状况的权威研究,但只要网上搜索一下,就会发现流浪汉被殴打非常普遍:《男子在郑州闹市暴打流浪汉 强迫其舔鞋底》、《六壮汉鞭打裸体流浪汉 大学生拍下打人过程》、《女孩郑州街头流浪多年 称屡次遭人殴打性侵》《河南一流浪老人遭醉汉群殴 眼睛几乎失明》……2012年阳光报曾发表题为《西安流浪汉生存调查:经常无端被地痞流氓殴打》的文章,一名流浪汉告诉记者,在流浪过程中,吃饭睡觉是主要问题,但有些时候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人身安全,他们晚上只好睡在一起以求自保。

在最后的法律介入中,流浪汉李永武悄然离院,一个令人心酸的细节就是,他不仅没有向公检法机关提起控告,也没有向施暴者进行索赔,目前生死未卜,不知所踪。

李永武的个人的遭遇反映出流浪乞讨人员维权之难,一方面是流浪乞讨者本身已是社会的最底层,知识和文化水平很低,生活极度贫困,对自身权利认识模糊,即使权利受到损害,他们也没有能力维护。而且关于流浪者的研究显示,很多流浪乞讨者非常“认命”,对于自己的生存尊严的要求非常低,也缺乏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的意愿。

虽然目前我国的一些地区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站成立了“法律援助工作站”这类机构对流浪者提供法律援助服务。但是在“自愿受助、无偿救助”的原则下,很多流浪乞讨人员连救助站都不愿意去,怎么能够享受到法律援助服务呢?

内蒙古热线官方微信帐号

扫描二维码收听内蒙古热线微信号,了解更多内蒙古新闻!

点击排行
热点推荐
新闻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