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蒙古曲艺演员袁沛耀入围第11届中国曲艺牡丹奖

 图为演出中的袁沛耀。
图为演出中的袁沛耀

“接到第11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入围通知后,我一个人到公园抽了根烟,突然间往事一幕一幕在心中激荡,觉得一切太不容易了。”

4日,45岁的袁沛耀认真地对记者说:“是撸板呱嘴让我重新站到了艺术舞台,彻底改写了我的命运”。

5月中旬,根据《中国曲艺牡丹奖章程》和《中国曲艺牡丹奖评奖细则》,第11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初评工作在北京结束。入围该项赛事的袁沛耀,也是内蒙古自治区唯一一位入围的曲艺演员。

“由于疫情原因,目前比赛日期还未确定,希望在接下来的表演中,能够为内蒙古曲艺争光。”袁沛耀说。

出生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的袁沛耀,早年是一名晋剧演员,还曾自己组团做过团长,但由于当地晋剧市场渐入低谷,2003年他在支付完演员最后一笔工资后,宣布解散剧团。

“当时我发誓再也不端表演这碗饭。”袁沛耀说,“我16岁开始学晋剧,在艺术团体中浮浮沉沉多年,最后却因为组团债台高筑,导致父亲生病、母亲焦虑,当时确实有种撑不下去的感觉。”

为了生活,2003年之后,袁沛耀从老家巴彦淖尔市赶赴乌海从事水暖工、物业等工作。

不再想端表演这碗饭的袁沛耀说:“打工期间,最大的爱好是读书,一有空就读,看不懂的地方找人问,不认识的字查字典。为了买一本70多元的表演书,囊中羞涩的我决定不吃饭。当时最大的想法是,如果有可能就搞搞创作。”

转机出现在2010年,经人推荐,袁沛耀加入了乌海市曲艺家协会。“协会主席崔永生给了我最大的支持,鼓励我写剧本。”

爱读书的习惯在此后很快发挥出独特力量,随着袁沛耀创作的《邻里之间》《劝酒》《环卫工》等相声作品的不断获奖,袁沛耀在内蒙古文艺界小有名气。

但他与撸板呱嘴结缘则要到2017年,这一年他自己创作的呱嘴作品《刘占华助人为乐人人夸》,由于找不到演员出演,最后“把自己逼成了演员。”

与传统呱嘴表演形式不同的是,袁沛耀的撸板呱嘴,其道具用的是东北二人转使用的撸板(即两块竹板),而在说唱部分则沿袭了传统呱嘴形式。

“一个人既要在舞台上打撸板,也要表演呱嘴,一场下来,其实特别累。”袁沛耀说,“这种表演形式,因为比较奇特,很快引起了外界的关注。”

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撸板呱嘴作品《夸夸助人为乐刘占华》还在2017年当年获得了中国东部区首届曲艺展演奖和中国天津“和平”杯曲艺大赛十佳节目奖。

有了这些奖项后,袁沛耀的自信逐步恢复,“以前说过再不端表演这碗饭的话,也食言了,我感觉自己找到了好的艺术状态。”

袁沛耀与牡丹奖入围者结缘是在2018年,这一年他创作表演的撸板呱嘴《最美乡村》获中国曲协第十届牡丹奖入围表演奖、文学奖。

“这个入围奖,对我鼓励很大。”袁沛耀说,“为了参赛,为了更好表演好撸板呱嘴,我当面请教牡丹奖获得者王占昕老师,从老师的视频中找灵感。还利用一切机会参加各种演出,试图突破。”

5月15日,当他接到第11届中国曲艺牡丹奖入围通知后,他说,“觉得此前所付出的一切值了”。他在朋友圈留言“感恩感谢”。

中国知名二人台呱嘴“第一人”,牡丹奖获得者王占昕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撸板呱嘴作为呱嘴艺术的另外一种形式,对于提升内蒙古曲艺的知名度、美誉度有着很大的意义,也是对艺术的一种尝试。”

内蒙古热线官方微信帐号

扫描二维码收听内蒙古热线微信号,了解更多内蒙古新闻!

点击排行
热点推荐
新闻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