闫成信:抗洪抢险冲在一线

8月2日下午,土城子乡国土资源所所长闫成信接到通知,紧急赶到他负责值守的土城子村,迅速做好了防讯准备。

3日凌晨1点刚过,暴雨倾盆而下。4点多,天空好像被凿了个窟窿,持续了几小时的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醒了几次的闫成信早就躺不住了,见外面有些光亮,急急起身,赶紧出门查看雨情。

巡查过程中,他一会儿到小区帮忙排水,一会跑去派出所东侧的小塘坝开闸放水,村民家的院墙冲倒了,他又忙着联系铲车……

7点多,闫成信接到紧急电话,“七家子村大坝小组水库告急!”4名干部被临时调过去增援。

“水库建于1975年,面积1.5平方公里,容量30万立方米,2014年,大坝被加固过,安装了两根排水管。水库干了十几年,坝下种满了玉米。”村干部向闫成信一行介绍说。

4人赶到时,大坝里的水位已经超过警戒线,南梁、北梁、九道岭山上的雨水不断汇集进水库,随时可能决堤,如果发生险情,离水坝最近的8户人家将无一幸免。“先转移人!”与村干部商量后,几人分头行动,一路小跑赶往村民家。

“我在这住了几十年了,从没被淹过!”

“人走了,羊谁管!”

“家里的东西丢了,可咋办?”……

在那几户村民的眼里,闫成信他们似乎在“小题大作”。一遍不行两遍,两遍不同意就再去第三遍……好不容易劝走了几个,见雨稍小点,又有人偷偷摸回来了,那就再劝……受到威胁的村民总算全部被安全转移。

上午10点,暴雨如注,水库里的水越积越多。

“如果在坝底冲开口子,大坝就废了!”

“再不采取措施,只能等着被淹!”

“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!”……

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“开闸泄洪!”现场的人意见很快达成一致。

顾不上穿雨衣,换雨鞋,闫成信带头冲进了大雨里。雨水夹带淤泥冲击着坝底,闫成信艰难地挪近闸口,走一步,退半步,越靠近,泥越深,身高1.75米的他,淤泥没到大腿根。手机揣在裤兜里,早被雨水浸湿,一只鞋陷进泥里拔不出来,就光着脚走……大家从没见到过如此狼狈的闫所长,然而,就在此时,人们心头涌起一股暖流,这才是咱老百姓的好干部!

好不容易到了坝底,几个人使出浑身气力,合力扳动闸阀,它却纹丝不动,闸阀锈死了!此时,闫成信看到,大坝的后坡已被雨水冲出3个直径约两三米的大坑,如果发生管涌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这水库自从建好,阀门就没放过水!”隋振刚老人说他70多岁了,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雨。

“不能硬拧,把闸阀拧坏更麻烦了!”闫成信喊道。

“赶紧去找根能抗力的棍子!还有绳子!”一会儿功夫,大家找来不少绳子和一根3米多长、碗口粗的榆木棍子,人们七手八脚,用绳子把木棍绑在了直径约50公分的轮盘上。“一二三……”刚刚站上水管上的四个人,脚下一滑,又跌进了泥水里,只好爬上排水管,再试……终于,一个阀门拧开了,再拧第二个……一个多小时后,两个闸阀终于被完全拧开,水流顺着管道喷涌而出,冲进了河道。险情排除,闫成信几个人还没走出几步,便一屁股摊坐在泥水中。

雨一直在下,闫成信不敢离开,守在大坝边上,细心观察着大坝里的水位。

下午2点多,雨总算停了,坝里的水位下降了半米多。而此时,村里停水、停电、通讯基本中断,精疲力尽的闫成信被劝了好几次,才回到村部,吃了几口方便面。有了力气,他又急急回到村里、坝上巡视,直到晚上8点多,闫成信才穿着还没焐干的衣服回到乡里。

“当时真没多想,就想着一定要保住这个坝,守住坝就守住了老百姓的家!”8月10日,闫成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闫成信告诉记者,他的老家住在奈曼南部山区,这之前经历过两次山洪。一次是他十几岁时,印象不太深。1994年那次,叫来河发水,全村34户房屋被冲走,淹死了几百只羊,他眼见着自家的房子被冲毁,亲身体会过无家可归的滋味……

记者了解得知,土城子乡位于奈曼旗南部山区,土地被雨水冲刷得沟壑纵横。1961年,为了留住天上水,变水害为水利,乡里在修建水库期间,柳树沟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闫成山光荣牺牲,为了纪念闫成山,村子改名为成山村。

原来,闫成山正是闫成信大伯家的哥哥,自小时候起,他就常听老辈人讲起哥哥的故事……

记者 李晶

内蒙古热线官方微信帐号

扫描二维码收听内蒙古热线微信号,了解更多内蒙古新闻!